一体化下广清如何演绎“双城记”?_清远市房地产业协会

News of the qingyuan

清远要闻

清远要闻

首页 > 清远要闻
一体化下广清如何演绎“双城记”?
2017-12-14 信息来源:网络转载 阅读次数:127次

                       来源:南方日报2017-12-14 09:46


0评论


一体化下广清如何演绎“双城记”?

2012年的春天,粤北的天气温度适宜。然而,变化总是在不经意间悄然发生。

当年3月,清远市委书记葛长伟率领清远党政代表团“南融”之行,第一站就是广州,这一行还与广州签订了分量十足的协议——《广州·清远市合作框架协议》,这一协议奠定了“广清一体化”的合作基础。

2017年的夏天,“广清一体化”如天气般不断升温。省政府印发《实施珠三角规划纲要2017年重点工作任务》提出,打造广佛同城化、广清一体化等区域融合发展示范区;广清城轨二期项目批前公示;备受各方关注的粤湘呼南高铁南延线也有新进度……

“广清一体化”实施以来,得到县区、省市及国家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使这项工作的关注程度日益升级。其中,2015年初“广清一体化”写入省政府工作报告;2016年初在国务院关于广州市城市总体规划的批复文件中,向广州提出了规划协调“广清一体化”的要求;2016年底,省发改委印发《广清一体化“十三五”规划》,提出要促进广州清远合作共赢,实现共同发展、共同繁荣。

如今,广清两地表面平静背后,某些深层变化的迹象已经愈加明显,“广清一体化”正悄然提速发展。同走一条路、同饮一江水、同住一栋楼,在“广清一体化”战略推动下,广州和清远正火热演绎“双城记”。

分与合

曾是“一家人” 同是“一家人”

9月1日,广清一体化首批公交线路正式开通。戴着大红花的公交车从清远北部万科城公交车总站徐徐开出,乘客脸上洋溢着欣喜的笑容。

前不久刚从花都搬家到清远北部万科城的陈女士听说将要开通去花都的公交后非常高兴。她说,以前从万科城去广州市区虽然有楼巴,但是要去花都却要转好几次车,来回都很麻烦。“这可好了,可以坐公交直接去花都了,就跟回家一样。”陈女士说。

其实,清远与广州,曾经是“一家人”,以后也是“一家人”。

不少“老清远”都还记得,原清远县从历史上很长时间归属广州管辖,从1937年才划归韶关,原来都属于广州府管辖。

如今,多年的艰辛探索,多年的风雨兼程,时间改变了很多,清远有了新的风貌,广州有了新的需求。随着省振兴粤东西北战略的全面实施,对口帮扶关系的调整和优化,广清终于走到了一起。

“广清一体化”有文化认同的基础。清远与广州,历史上曾长期是一个屋檐下的兄弟姐妹,曾经风雨同舟,曾经荣辱与共。清远有人顺着北江而下,随着浩浩荡荡的人群,带着满腔的希望,去繁华都市寻找理想的生活。广州有人也曾日夜兼程,寄情于清远山水。在一心赶路的人眼里,清远与广州都是心灵的目的地。

在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教授胡刚看来,广清历史渊源深,这些年来,清远从提出打造后花园、卫星城、同城化等概念,虽然提法不一样,但证明了两地的融合度不断提升。如今清远跟广州合作进入实质性进展,符合两地实情,“清远和广州合作,就像恋人谈恋爱一样,能谈得拢,前景看好。”

有观察人士认为,广州和清远走到一起,不是“拉郎配”,而是“男才女貌”。如今,要谈清远的发展,绕不开广州的影子;要谈广州的未来,离开“身后”的清远,也是不全面的。清远与广州走得越来越近,最终“在一起”,是实现区域一体化的需要,是两个城市相互融合发展的需要。

从清远来看,广州是清远走向珠三角地区的出口,清远“桥头堡”战略中的“南融”,第一站非广州莫属,如果能够深度融入广州,则意味着“南融”有了基础保证,广州市将为清远提供发展市场资源和公共服务。

快与慢

快节奏慢生活自由切换

天微明,旭日东升。

家住清城区的梁生老两口忙开了,由于外来人口不断增多,他前几年在靠近产业园的附近开了家小餐馆,生意还不错,“儿女都在附近上班,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离梁生家不远处,陈涛也早早地上班了。这位从广州来清远的“高材生”已在此工作快2年了。这家公司之所以看中清远,就是因为相对低廉的成本和便捷的交通。如今,这家公司还打算继续扩大。

这只是清远平常的一天。近年来,在广州购物与到清远旅游,在这个毗邻广州的粤北地区,已是每天都能遇到的平常事。“广清一体化”打破了许多原有的行政界限,清远的一些基本公共服务正与广州逐步接轨,广州的快节奏工作跟清远的慢节奏生活,正被越来越多的“广清人”自由切换。

对此,广清对口帮扶指挥部原总指挥,现清远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李新全深有感触,他认为,推进一体化双方都有好处,清远旅游和农产品的发展,对广州市民也是一种福音,广州市民可以在家门口买到更多没有受到污染的优质蔬菜。

更大的利好还在后面。粤东西北地区目前为止第一条城际轨道——广清城轨开通后,清远市区至广州花都只需25分钟;广清城轨二期将驶入广州火车站,届时清远市区到广州火车站仅40分钟。2016年12月6日,中国铁建与清远市签署旅游快线轨道交通项目合作框架协议,将正式建设广东省首个中低速磁悬浮轨道项目。

“今天不来清远,明天可能要去更远。”这句话对企业和市民都非常有用。在广州的一些地铁出口,来自清远的各种地产及旅游广告已屡见不鲜。“工作在广州、居家在清远”的“双城钟摆式生活”早已成为市民谈论“广清一体化”的热议话题。

如今,清远和广州形成了“三同”:“同走一条路,同饮一江水,同住一栋楼”。

“广清一体化”已经融入了老百姓的日常生活。

取与舍

广州所需,清远所能

步入广清产业园建设工地上,处处可见热火朝天的景象,“清远给我一片地,我还清远一座城”的口号格外引人注目。

3年前,在这片十几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到处仍是遍布杂草的小山头、坑坑洼洼的水塘以及几座冒烟生产红砖的大小砖厂。

时间飞逝。如今,就在这里,一座产业新城正在加速形成。截至今年5月份,广清产业园已经有中科院器官移植、欧派家居、奥地利百隆等149个项目签约入园,预计总投资602亿元,年产值1700多亿元,年税收78亿元。

过去,清远“挺远”;如今,清远“挺近”———历时5年的广清高速公路改造升级工程2016年底宣告完工;粤东西北地区第一条城际轨道广清城轨将于年底开通,清远市区至广州花都仅需25分钟……

特别是2015年,“广清一体化”成为广州对口帮扶清远的总原则和总抓手,两座山水相连、唇齿相依的城市,在产业共建、民生共享、协调发展中,牵手联姻,共生共赢。

清远不仅有丰富的土地资源和价格较低的水电气优势,还在广州对口帮扶下,落实了一揽子吸引产业的税收扶持政策和金融支持政策,着力打造“审批环节最少、效率最高、服务最优”的新型城市。

未来,清远将围绕“广州所需”和“清远所能”,统筹城市功能,配置发展资源,积极承接广州部分城市功能转移,加速形成一体化的有机联系和内生动力,更高层次地实现区域一体化协调发展。

省社科院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助理邓江年认为,因为珠三角扩容开始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珠三角核心区开发密度和成本越来越高,新的产能和项目只能安排到与珠三角核心区有交通紧密相连的外围地区。清远与广州以及珠三角之间的交通建设正在加快,企业家对清远区位的认识预期越来越强。

热与冷

政府层面热,民间冷清清?

在广州帮扶清远一周年之际,清远市政协成立“广清一体化”专题调研组,前往全国各地进行调研,在两个月的时间里召开8次座谈会,听取各方意见,最终形成了一份很有分量的专题调研报告。

“广清一体化的战略思维还未形成,具体表现在短视浮躁,自信不足。”调研报告分析,清远处于弱势的受帮扶的一方,所以一些地方和单位的领导存在自卑消极心理,认为清远的发展与广州差距太大,觉得底气不足,“这直接导致主动对接的愿望不强,或不积极主动作为”。

业内人士表示,刚开始的那几年,清远受制于长年累月扶贫的负面影响,导致广清两市沟通不多,互信不够,干部、市民、企业家层面基本上沿袭传统的扶贫思维,存在上冷下热,领导热、政府热、专家热,部门不热、市民不热、企业家不热、市场不热等现象。

在广东省社科院清远分院原副院长邹锡恒看来,在广州帮扶清远期间,清远必须借助政府搭台,积极构建市场机制,充分激发市场活力,让广州和清远在资源、政策等方面连接畅通。这样一来,即便帮扶结束,清远通过市场激励也能达到长期良性发展的效果。

对于广清一体化,曾经存在“政府热,民间不热;政府热,企业不太热”的局面。要改变这种局面,必须清楚一个观点,即清远的发展能促进广州的发展,广州的发展也能促进清远的发展。其实,广清一体化并不是清远单方面受益,而是清远和广州双方均可以分享到发展的成果。

不过,借力广清对口帮扶,如今,广清两地的社会和民间互动也越来越频繁,广州清远两地体育文化交流越来越多。“政府热,民间不热;政府热,企业不太热”的局面明显得到改观。

放与守

观念“突围”寻找内生动力

早春三月,似乎并非收获时节。但在2016年的春天,清远却有收获的喜悦。

2016年2月,中国政府网发布《国务院关于广州市城市总体规划的批复》,原则同意《广州市城市总体规划(2011-2020年)》,并要求广州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深入推进广(州)佛(山)同城化、广(州)清(远)一体化,加强广(州)佛(山)肇(庆)等珠三角区域层面的规划协调。

对此,清远市委党校副校长黄荣茂认为,这意味着广清一体化进入了国家视野,让推进广清一体化有本可依,有了“尚方宝剑”,“这份批复解决了清远发展动力不足的问题,清远存在小马拉大车的问题,清远拉清远很难拉起来,广州来拉清远就可以拉起来。”

2017年5月,广东省人民政府印发《实施珠三角规划纲要2017年重点工作任务》提出,打造广佛同城化、广清一体化等区域融合发展示范区。

记者发现,广清一体化与广佛同城化已多次并列列入重要文件中,意味着推进广清一体化与广佛同城化在战略上有着同样的高度。

有了规划,关键是要执行才能生效。对于粤北城市而言,不能仅仅眼光向上,不能一味寄希望于“上面”来协调区域发展。

要提速广清一体化,首先得“放”,充分放权。以广清产业园为例,该园区采用“充分授权、封闭运作”的管理模式,清远将66项职权授予园区管委会,相关职能部门相应刻制20枚3号印章移交园区使用,行使市一级的审批权限。这一点使得企业在园区内就能够完成诸多手续,提高了效率,节约了成本,创造了备受关注的“广清园速度”。

要推进广清一体化,还得懂得“守”,守住生态底线。从2011年起,清远忍受经济增速下滑的阵痛,主动调整产业发展结构。如今,清远陶瓷摘掉高污染的帽子,水泥的落后生产线被淘汰,经过技术升级改造,清远传统产业正在经历蝶变。

业内人士指出,今后的发展态势是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社会结构的转型和自主创新能力的快速增强。对于这个区域而言,如果依靠行政力量简单“撮合”,或许快,但难以持续。长远而言,只有在发展观念和模式上“突围”,才可能厚积薄发,找到一体化的真正动力。广清一体化正在这条路上渐入佳境。

■专家视野

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教授胡刚:

广清空间不变但时空在变

广清之间实际空间距离不变,但时空条件却变了。实施广清一体化,清远有其自身优势,地处广州北面,生态环境好,空间土地资源也远比广州富有,职业教育基地、疗养院、旅游区,这些广州市区没办法兴建的项目,可以迁移到清远;而清远人少地广,也需要广州的产业转移。

推进广清同城化后,一方面能够为清远市民带来许多实在利益,如购物、教育、医疗等服务,广州的更多产业可以转移到清远来;另一方面也可为广州市民在清远旅游、购房带来方便,还有可以享受到清远的环境优势等,但更多的是对清远的发展带来了良好的契机。

在推进广清一体化的同时,清远应该借力发展空港经济,靠近白云机场是难得的优势,可以做好空港经济这篇大文章。除了共享机场资源,旅游度假产业也是广州和清远合作的对接点,是清远最大的优势所在。王子山位于广州花都区与清远市交界处,通过充分开发王子山及其周边的旅游价值,围绕着王子山建立旅游度假区,这也是广清合作的一个契合点。

在广清一体化过程中还需注意一个问题,为了长远发展,切勿破坏清远的生态环境。今后几年,清远的后发优势会越来越明显,这就要求清远要耐得住寂寞,把生态保护好,相信以后会吸引更多的高科技产业、大健康产业。

清远职业技术学院博士喻立:

提升自身承接能力做好承接规划

广清一体化,对清远来说,是机会,同时也是挑战。

从操作层面看,广清一体化主要包括两个方面。基础设施共建方面包括全面推动两地间的物流、商流、资金流、信息流的基础设施对接,从而降低两地的交易成本。产业转移方面包括清远要有所作为,由被动承接转变为主动对接,以技术“进链”、企业“进群”、产业“进带”、园区“进圈”为主线,有的放矢地承接技术含量高、附加值高的产业;提升自身承接能力,做好承接规划,尤其是产业园区的建设要突出各自的功能与定位、优势与特色。

以广清产业园为例,在项目多地少的情况下,还划出用地规划科技创新基地,打造产学研高地,为园区科技创新工作提供创客空间、孵化器、加速器、研发中心、小试中试基地等,都是很好的开端。

在此基础上,清远要找到自己的着力点。一是发展自己的特色和优秀产业。发展现代物流业,找准服务的赢利模式。针对广州及珠三角地区先进装备制造业,为企业提供增值服务。

广清一体化,也给民营经济的发展带来了契机。政府部门应该创造一个良好、宽松的环境,放手让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发展。努力形成一个“大企业顶天立地、中小企业铺天盖地”的企业生态格局,构建具有较强竞争力的清远工业体系。